一支冰糕/徐成文

徐成文

天热得有些疯狂,我和女儿到一家副食批发店批发冰糕、雪糕什幺的。女儿嘟着小嘴,说什幺也不要冰糕,现在流行“千层脆”,其他的统统不要。唉,现在的孩子,真是生活在甜罐子裏。

7岁那年,我背着母亲用花布缝的小书包高高兴兴上学去。九月的天气依然酷热,我在学校裏十分口渴,只有到学校周围一农民家喝冷水解渴。一天中午,教室裏没有老师,一位同学手裏举着一支什幺东西慢条斯理的吮吸着。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那种东西,便围上去问个究竟。那位同学却傲慢地说:“傻瓜们,这是冰糕就晓不得———”冰糕?我是第一次听说,至于是什幺味道,我就更不知道了。

回家后,我像个跟屁虫跟在母亲的身后,问母亲什幺时候去赶场,给我买一支冰糕回来。母亲先是对我不理不睬,见我纠缠不休,只好同意。得到这个天大的好消息,我像长了翅膀一样,把这个消息传遍了我要好的同学。他们看见我得意的表情,羡慕得口水立马挂在了嘴唇边。

接下来的我在等待中煎熬。

终于有一天,母亲说是去赶场,要我在学校听话,她给我买冰糕回来。这一天我在学校读书很认真,老师讲的内容我全都掌握了。

中午回到家,见母亲已经回来,我一蹦三尺高地跑到母亲面前,向母亲要冰糕。只见母亲神情忧虑地坐在桌边,一句话也不说,眼睛还有些湿润。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但我知道发生了什幺不愉快的事情,所以我就不敢再开口要冰糕。过了一会儿,母亲把我叫到身边,声音发涩地说:“成文啊,妈对不起你。都怪妈不懂知识,不晓得冰糕会化……”原来,母亲在街上给我买好冰糕后,生怕弄髒了冰糕,便用手帕把冰糕裹得严严实实。哪知回到家中,冰糕早已融化成了水,浸湿了手帕,只剩下一根冰糕棍。看着好端端的一支冰糕就只剩下一根木棍,怎幺能不让母亲心疼呢?况且,买冰糕的5分钱是她压缩了其他开支节省下来的(那个年代的5分钱用处可大着呢)。我虽年幼但略懂得一些为人的道理,我没有责怪母亲,相反,我很感激母亲。我对母亲说:“妈,您不要难过,我以后不再向您要就行了。”母亲被我的懂事举动感动了,她当即表示,下次赶场的时候一定带上我,让我到街上去吃冰糕,那样的话,冰糕就不会融化了。

事隔多年,母亲为我买冰糕这件事却牢牢烙在我的脑海裏。它让我真正懂得母亲的伟大!母爱的广阔!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