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支冻疮膏/周爱萍

周爱萍

晚上10不到,我正準备睡觉,听到微信提示音,打开一看是同事群达兴发的资讯:看到车间很多员工手上长了冻疮,免费送冻疮膏有需要的人吗?要,要,要……许多同事秒速回答。

我不由得想起十多年前曾经的同事——珍珍。每到冬天,珍珍那双纤细修长的手便长满冻疮,刚开始红得像红萝蔔,后来肿得像馒头,最后溃烂如泥。什幺冻疮药,白萝蔔水烫手,全都无济于事。每当痛着、并痒着时,珍珍都会痛苦且沮丧的说,要是谁能医好我手上的冻疮,我愿意出二万元钱。几年过去,珍珍从没买到神药,也没遇到神医。到了夏天,珍珍的手才慢慢变回手模般漂亮。

我的手也长冻疮,虽然不是很严重,但几十年来冻疮每年都来登门拜访。之前也曾买药擦试,和试用各种土方,却总不见好,后来就心灰意冷,不管不顾。因此,我不由的在群裏问道:冻疮膏有用吗?问完我就后悔了,就算冻疮膏不管用,但爱心大使达兴义务为同事服务,这份心意难能可贵,我竟然不识好歹。

没想到达兴却不计较我的话,回复说:多少总有点用,你试用过就知道了。虽然我没在群裏再作解释,但心裏充满温暖与感动。背井离乡,投入到杭一大家庭,工作了十来年,有如此兄长般的关怀,怎不让人感动?

第二天中午,达兴在微信群裏通知同事们领取冻疮膏,当我赶到达兴办公室时,满满一盒“冻疮一抹消”已被领完,我意外得到一支达兴未送完的护手霜。回到工作岗位,不由上淘宝网查这个品牌的冻疮膏,贵的差不多四十元,最便宜的也要十多元。最吸引人的是冻疮膏的广告:假一赔十,一般轻微的冻疮擦2-3天,严重的冻疮擦5-7天就好。正当我準备网购时,达兴在微信群裏说,没领到的同事等下批领取。真是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天。

有人说,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;江湖是个尔虞欺诈,机关算尽,你争我斗,唯利是图的地方;在杭一公司,达兴的一支冻疮膏竟温暖了整个公司,也温暖了整个寒冷的冬天,甚至是一生。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