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经济奇蹟:爱尔兰GDP猛涨26%!台湾想学人家救房

2016年经济奇蹟:爱尔兰GDP猛涨26%!台湾想学人家救房

图片来源:dreamstime

2016年台湾房地产市场的确是冷飕飕,六都全年建物买卖移转件数不仅比前一年重跌16.6%,更创下统计以来新低纪录,台湾房地产市场持续量缩,也导致房屋仲介等供给端产业营运日趋困难,因此有人看见了2015年缴出GDP年增率26.3%恐怖成绩的爱尔兰,认为台湾应该要向爱尔兰取经来救经济,以及低迷的房地产市况。

乍看之下,26.3%的GDP年增率的确很诱人,然而,这幺高度的成长,是因为爱尔兰在2008年被捲入金融海啸,戳破了该国国内的房地产泡沫,亦导致其GDP连续数年均以7%的速度下滑,导致比较基期偏低,换句话说,不是爱尔兰2015年跳得多高,而是过去数年经济摔得很深。

至于爱尔兰12.5%全球最低的营业税率,的确在2007年前吸引诸如戴尔、HP、Google等知名厂商投资,然而也因为外来资金涌入过多,氾滥后便开始追逐当地房地产,1996年至2006年间,爱尔兰的平均房价涨了4倍,新屋的房价所得比从4倍涨到10倍(台湾105年第2季8.97倍,且平均房价包含中古屋);泡沫破了以后,2011年空屋率升到14.7%(台湾最新数据是19.3%),每个家庭还需分摊13.2万欧元的银行债务。

爱尔兰的低税率的确达到吸引外资的目的,让国家转型为进入欧盟的中继站,然而人民对于房地产的迷恋,以及营建业、土地开发商、仲介等联手炒作,加上银行浮滥放款及政府的全无作为,爱尔兰藉由低税率政策打造的经济奇蹟,最终毁于房地产泡沫的硬着路。

然而,如此剧烈的市场重整,过程虽然痛苦惨烈,然而当市场发挥物竞天择的功能,将体质不佳的银行、企业淘汰,并将过去执着于房地产投资的资金释放后,也造就了爱尔兰2015年经济触底后的大反弹,如果说政府该从爱尔兰如云霄飞车般起伏的案例中学到什幺?那应该也是如何创造一个更公平、对智财权更保护、更鼓励创新,以及对多元意见更包容,并相信市场机制会自动选择合适的企业,别在动不动指定「重点产业」来扭曲资源配置,过去「两兆双星」就是个殷鉴不远的负面教材。

最重要的是,爱尔兰夹在英国与美国两强权间,花了800多年,以及无数次暴力、非暴力的抗争,才艰辛的从英国独立,却能不受历史束缚,认清作为英国、欧盟与美国间的桥樑,才是该国最佳的经济战略。若将爱尔兰比做台湾,英国对应中国,台湾政府的地缘经济战略定位又在哪?新南向政策有没有更宽广的连结空间?这些都是台湾可以从爱尔兰案例深入思考的重点。

房地产市场亦然,政府解禁所有贷款限制,让价格回归市场机制是正确的作法,若未来市场价格依供需原则持续下修时,也请不要给予房地产相关企业特定的补助(但可启动对失业劳工的保护网,对劳工不对企业),启动竞争淘汰机制后的市场,才会有足够的空间,酝酿下一波成长的动能。

相关文章